欢迎您的访问!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 
  • 不可触碰的底线——衡阳破坏选举案警示录
  •     核心提示

        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,湖南省衡阳市召开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,在差额选举湖南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的过程中,发生了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,一届市人大代表几乎全军覆没。这起“人大制度建立以来发生的最严重的”破坏选举案发出了强烈警示:必须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,坚定不移地维护人民代表大会制度,维护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。

        案情综述

        史上最严重的破坏选举案

        2013年4月初,被一些力量试图捂住的衡阳破坏选举案的盖子,终于在中央直接干预和湖南省委大力推进下,被彻底掀开,笼罩在衡阳上空的一张黑幕终于被阳光驱除。

        发生在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间的这起案件,其以贿赂手段破坏选举犯罪情况之恶劣、涉案人员之多、涉案金额之大,令人震惊——

        衡阳市当时当选的76名省人大代表中,有56人送钱拉票,金额总计1.1亿余元,人均送钱近200万元,这还不包括平时请客吃饭的钱。全部参会的527名衡阳市人大代表中有518名收受钱物1亿余元。

        衡阳市人大的大会工作人员参与收受与分发钱物,68名大会工作人员收受钱款共计1001万元。

        包括时任衡阳市委书记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、纪委书记、组织部长在内的衡阳一大批党员干部在案件中严重失职、渎职、违纪,人数近500人……

        “人大代表这一神圣称号不容亵渎,更不能用金钱来换取。”中央党校教授辛鸣指出,“衡阳发生的破坏选举案,就是对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公然挑战。”

        从2013年4月起,一场彻底的清查风暴迅速展开,一大批涉案人员纷纷落马。

        政风之弊

        官商沆瀣勾结,政治生态恶化

        衡阳自古湘江蜿蜒,衡山倚翠。然而,这个湘南重镇,一度政风靡乱,官风败坏。

        现任衡阳市委领导班子在反思破坏选举案时认为,衡阳当地官风不正、正气不彰、邪气上扬,拜金主义盛行,这些情况到了很危险的程度。

        据调查,近些年来,衡阳官员中打牌赌博、买官卖官、跑官要官、参股企业、建私房、打架等情况十分突出。

        衡阳市人大机关是此次破坏选举案“重灾区”。在查处风暴中,衡阳市人大机关副处级以上干部几乎被“一锅端”,成为衡阳市人大机关自组建以来的最大政治耻辱。

        “这个重大耻辱,集中反映了政风之乱不仅给衡阳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重大危害,更给政治生活带来毁灭性的打击和破坏。”一位老干部对记者痛心疾首地说。

        说起衡阳市人大机关的问题,胡国初这个名字是避不开的。这个已经被判刑的衡阳前任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任职5年间,是衡阳各级贿选最为严重的时期。在这样的不良土壤上,生长出了破坏选举案这朵“恶之花”,是偶然中的必然。

        选举之伤

        领导玩忽职守,或沉默或参与

        当衡阳破坏选举案发生时,当时的衡阳党委、纪委都在干什么呢?

        谈起一年多前的场景,在衡阳百姓的嘴里,在衡阳一些党员干部的口中,对记者描述这个问题时有不同的“版本”。但无论细节有何不同,他们都一致用了一个词:玩忽职守。

        时间回到2012年12月28日至2013年1月3日,在这混乱却关键的7天里,面对逐渐升级的贿选,当时的衡阳市委书记、市人大换届领导小组组长童名谦以及衡阳市委采取的办法是:不听、不管、不查。

        在选举开始阶段,贿选开始冒头,有干部建议童名谦立即采取措施,实行三个一:罢免一个代表、抓一个人、开一个会,整肃选举秩序。对此,童名谦和市委没有回应。

        在选举期间,贿选全线升级,有些作为省人大代表候选人的官员承受不了巨额贿选金额压力,向市委组织部和有关部门反映贿选问题,有的甚至提出退选。但情况反映到童名谦这里,市委还是没有行动,直至后来东窗事发。

        那么,当时的衡阳市纪委又采取了什么措施呢?

        对于当时的情况,时任衡阳市纪委书记的肖斌及纪委主要领导其实很清楚,但就是视而不见、听之任之。“当时的纪委本身就腰杆不硬、队伍不纯,它怎么可能去查去管?上一任纪委书记任内,就有8名领导干部子女不用考试直接‘调’进纪委。与当地官员的关系盘根错节,纪委只能选择装聋作哑。”一名当地干部一针见血地指出。

        在人大工作了30多年的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秘书长傅学俭指出,衡阳破坏选举案可反思和警示的地方很多,但最应该引起重视的问题是地方党组织、党员干部在这个问题上的麻木不仁和随波逐流,“党委、纪委没有尽到基本的责任”。

        民主之痛

        选举成了官员老板的“投资游戏”

        记者在衡阳采访时,不少干部谈道,衡阳发生性质如此严重的破坏选举案,有种种因素促成,但最重要的原因是严重的民主意识淡薄以及缺乏基本的法律敬畏感。

        2003年,衡阳贿选人大代表就开始露头,到2007年至2008年开始蔓延,直到2012至2013年演变成大面积、多层级的贿选行为。一些代表当上县代表时花了钱,因此给市代表候选人投票时也要收钱。以此类推,层层加码,逐步形成了一条“投资回报”的利益链。一位此次被罢免省人大代表的衡阳市企业家告诉记者,上次选举前,他就接到10多个索贿的电话。

        此外,衡阳破坏选举案一个重要环节是在确定代表结构时“狸猫换太子”,很多老板摇身一变成了“工人”“农民”“专业技术人员”等。列入省人大代表候选人的93人中,竟有44人为各色老板。这些老板大多以专业技术人员、工人、农民身份成为候选人。以工人身份当选的15人,没有一人属于一线工人。以农民身份当选的13人,除了3人为农村党支部书记外,其余均为老板。

        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在衡阳当地一些老板的眼中,花钱当人大代表俨然是一种回报率很高的“投资”。

        傅学俭一语道破天机:通过花重金当上了代表的这些老板,在融资贷款、申报项目、纳税上都容易享受到优待,工商、公安部门要查办这些人也有所忌惮,“但这些人中很多人连基本的代表法律常识都不懂,有些人甚至不知道还有部选举法。”

        警世之钟

        严肃查处,对腐败犯罪“零容忍”

        截至2014年8月18日,北京市和湖南省检察机关已对衡阳破坏选举案66案、69人依法提起公诉,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及湖南相关12家法院已对全部被告人依法作出了有期徒刑、拘役或剥夺政治权利等刑罚。对此案负有第一责任的童名谦被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,18日被以玩忽职守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;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18日以玩忽职守罪、受贿罪一审判处胡国初有期徒刑5年零6个月。

        此外,湖南省纪委分两批给予466人党纪政纪处分,其中处级以上干部近200人。涉案的500多名省、市人大代表已辞职或终止代表资格。

        与此同时,一系列的整治措施在衡阳全面、深入开展。2013年下半年以来,衡阳市连续下发4个文件对干部入股、参股企业,打牌赌博,建私房、开发小产权房,跑官要官、买官卖官等突出问题进行重点整治,并由市委负责人亲自抓、亲自查,此外还对民政资金违规使用、民警执法不作为、路政部门乱罚款等群众意见集中的问题进行整改。

        积极的变化随着政治的清明悄然而来。2013年,衡阳市的gdp总量已经回升到了湖南省第四的位置,2014年上半年,衡阳市的经济增速在全省名列前茅。衡阳市的投资环境也正在得到改善。据新华社

© CopyRight 2013 版权所有:温州医科大学纪委 监察处 审计处
地址:浙江温州茶山高教园区 投诉电话:0577-86689702 邮编:325035 技术支持:麦拓科技